注册 登录  
 加关注
   显示下一条  |  关闭
温馨提示!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,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,请重新绑定!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》  |  关闭

洪式太极拳刘秀文的博客----拳之魂

沧海旭日,泰山苍松。秋云舒卷,春水溶溶。拳中有景,即景生情。妙造自然,河汉列星。

 
 
 

日志

 
 
关于我

洪公拳品之“缠绵”“精神”------------------- 源泉混混,江河滔滔,来龙即充,其流乃遥。 春蚕吐丝,茧成而缫,往复缠绵,旋转万遭。 迟留赏会,迅疾高超,法不离圆,旁求徒劳。 习之即精,自然得神,传神在目,非喜非嗔。 骅骝嘶风,鹰隼出尘,伺鼠乌园,跃水锦鳞。 好花初放,秋月常新,形神潇洒,永葆青春。

网易考拉推荐

怀念与崇敬(34)我听洪公讲家史  

2010-03-01 20:34:21|  分类: 怀念与崇敬 |  标签: |举报 |字号 订阅

  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  |

   怀念与崇敬(34)我听洪公讲家史 - 泉之韵 - 洪式太极拳刘秀文的博客----拳之魂

怀念与崇敬(34)我听洪公讲家史 - 泉之韵 - 洪式太极拳刘秀文的博客----拳之魂
 洪公祖父之墓志铭(有几位学生试着翻译碑文,误处请指证修改,另有济南梁金惠译文。)

    洪均生公还有很多真实故事,比如洪公幼年故事、中年故事、晚年故事、武林故事等等。洪公自一九四四年就在济南,他的很多故事都曾给人们讲过,那些较早的学生及晚辈应该知道的都比较多,希望知道的都要讲。这样一位让人尊敬的宗师值得我们颂扬!我先讲一小   

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

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我的家(洪公讲,刘秀文整理)

我家曾有一张照片,十年动乱中销毁掉。

照片是我祖父在河南商邱县任知县时,在县衙中拍摄的。穿着清代公服。中间坐的为祖父、祖母;后一行左边站的是五叔祖、父亲、二叔、三叔。右边是叔祖母、母亲、二婶、大姑;前边坐在地毯上的左为二姑,右为大姐、二姐、二姑抱的那个男孩就是不足三岁的我。这张全家照片共计十四个人,生存至今者,仅存我一人,可谓久历沧桑了。

在介绍这一时期的家以前,先介绍一下家的变迁。听祖母说:我家原籍系浙江鄞县,世居该县杨家桥,业小盐商。前清咸丰年间,因避乱,由曾祖芑生公(讳家琛)奉高祖母顾太夫人携全家坐二把手车来山东兖州投亲。妇孺坐车,男子步行,跋涉数千里,餐风宿露,曾祖母到兖不久,即因病逝世。继娶范氏,生子女各一,子即五叔祖,加我祖兄弟及两姑祖母姐妹,实为九口之家。生活之资,悉赖芑生公砚田笔耕,拮据糊口。…………(下面请知道的继续讲!)凡记录有误处,发现后立即更改,敬请谅解。

清故通议大夫商丘县知县洪公墓志铭
历城蔡雨田撰         铜山张伯英书           汉阳田文烈篆盖
公讳之霖,字叔雨,浙江鄞县人。咸丰初,发逆陷宁波,随其先大夫启琛公避于鲁。家徒壁立,无担石积。妣黄淑人复弃世。赖祖妣顾淑人鞠育教诲,乃得成立。然公病家计艰苦,弃举业,习刑名、钱谷之学,名最于一时。
张勤果公,器公才,延司奏疏兼襄河防局事。公力任其艰,防河之余,更佐官绅筹赈抚,全活者无筭。叙劳,以县令荐仕于豫。时公年四十矣,初登仕版,所得薪俸无几。即豫寓,眷口衣食已虞不给,时继妣范淑人尚未迎养,而公深自克约,寄甘旨赀必时、必厚,罔或间缺。
鹿邑者,豫省岩邑也。境接皖鲁,邑中名胜寺观多为盗薮。公至,烛其奸,并逮僧俗,一讯即伏。公之名著豫实自兹始。
历祥符、汤阴、商城、宝丰、襄城、鲁山等邑。所至,除奸胥、清积狱、抚贫弱,以宽大为治,而巨室豪宗依势蔑法者惩之无少贳。更新古贤人祠庙,与士大夫凭吊讲习其间,使有所矜式。宰商城,著《山蚕谱》;任宝丰,撰《浅近语》,颁给乡人为闲邪说,劝实业之助。
十三太保者,皆鲁山寇盗巨渠,公悉捕诛之。鲁山之民感公特甚,后公每过其邑,未尝不攀辕依恋,祝公重莅是邑也。
己酉,公除商邱宰。其明年,江北大水,灾延千里。商邱因亦歉收而勘不成灾,未得赈恤。公不得已,爰(碑文字迹毁无法辨认)……道尚易施工者……(碑文字迹毁无法辨认)   以工代赈。豫藩王 (碑文字迹毁无法辨认)…… 而靳其请议,遂革(碑文字迹毁无法辨认)。未几,霪潦浃辰,米价骤踊,嗷嗷哀鸿,道死相继。公乃三申肯请,词益切直,王某慙而怒,因计刾公镌二级。公旋以病泄卒。为民请命因而左迁,公已可告无愧,而天何遽殒其生哉!
卒于宣统辛亥闰六月二十六日,距生于道光庚戌九月初六日,寿六十有二。以民国十三年甲子三月二十日,葬于禹州之八里冈新阡。因公生时爱禹州风俗敦朴,久侨寓故。公曾祖讳址,邑庠生。祖讳传锦,道光壬午科副举人。考讳啟琛,邑庠生。以公官赠三代通议大夫,娶蔡氏,为雨田长姊,封淑人。子二:长宝焘,毕业拔贡,法部主事;次宝鳌,毕业优贡。女一,适康煜曾孙,二女孙三。(此处洪友义先生发短信告诉我: 

离开祖籍是在1853年,勤国公是时任山东巡抚张曜的谥号、曾祖上书得罪的王某是藩司不是巡抚,(生有一女),是我的姑奶奶,嫁给康煜曾,下面写的是“孙二女孙三“。我对古文的知识知之很少,用标点断文可能无法表达原意,以上供你参考吧。)


公,颀身硕貌,洒奕照人,性仁笃,能分赀济戚旧。工诗,凡读书有得及感于时事,辄託诗歌以见志,著有《淡轩诗草》。雨田与公交最久,情亦最洽,而见有不同者又未尝不反复辨难,互相砥砺,公亦屈己以从,不以故见自囿。吁!公既殁矣,幽明永隔,抚今思昔,有不知涕之何从者!勉为公誌且系之铭曰:
公才磐磐,惟古之良,明能恢恢,何用不臧? 初游于鲁,继仕于梁。有智而方,有项而强, 譬彼骐袅,得驰康庄。何其枳棘,竟困凤凰!月虚非減,镜磨愈光。良木之萎,讵为肃霜?南望故里,云水茫茫。魑魅腾趡,道阻且长。归未得兮公莫伤!生所官兮殁不忘!奠公灵兮箕山沕, 豫民戴恩而拜公墓兮,万万世荐馨香!   (洪公祖父碑文为高密市赵长忠、济南崔光磊、四川马尚、东营张江苏、仉兴水、日照于猛等初步共同翻译,误处请高明指证。谢谢。)

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清故通议大夫商丘县知县洪公墓志铭
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历城蔡雨田撰         铜山张伯英书         汉阳田文烈篆盖
公讳之霖,字叔雨,浙江鄞县人。咸丰初,发逆陷宁波,随其先大夫启琛公避于鲁。家徒壁立,无担石积。妣黄淑人复弃世,赖祖妣顾淑人,鞠育教诲,乃得成立。
然公病,家计艰苦,弃举业,习刑名钱谷之学,名最于一时。张勤果公,器公才,延司奏疏,兼襄河防局事。公力任其艰,防河之余,更佐官绅筹赈。抚全活者无算,叙劳以县令,荐仕于豫。时公年四十矣,初登仕版,所得薪俸无几。即豫寓眷口,衣食已虞不给。时继妣范淑人尚未迎养,而公深自克约,寄甘旨资必时必厚,罔或间缺。
鹿邑者,豫省岩邑也。境接皖鲁,邑中名胜寺观多为盗薮。公至烛其奸,并逮僧俗,一讯即伏。公之名著豫,实自兹始。
历祥符、汤阴、商城、宝丰、襄城、鲁山等邑。所至除奸胥、清积狱、抚贫弱,以宽大为治,而巨室豪宗依势蔑法者,惩之无少贳。更新古贤人祠庙,与士大夫凭吊讲习其间,使有所矜式。
宰商城,著《山蚕谱》;任宝丰,撰《浅近语》,颁给乡人为闲邪说劝,实业之助。
十三太保者,皆鲁山寇盗巨渠,公悉捕诛之。鲁山之民感公特甚,后公每过其邑,未尝不攀辕依恋,祝公重莅是邑也。
己酉,公除商邱宰。其明年,江北大水,灾延千里,商邱因亦歉收。而勘不成灾,未得赈恤。公不得已,爰(碑文字迹毁,四字
无法辨认)……道尚易施工者,请以民夫(碑文字迹毁,四字为推测)   以工代赈。豫藩王 (碑文字迹毁四字无法辨认)…… 而靳(不肯)其请,议遂革。未几,霪潦浃辰,米价骤踊,嗷嗷哀鸿,道死相继。公乃三申肯请,词益切直,王某惭而怒,因计刺公,镌二级。公旋以病泄卒。为民请命因而左迁,公已可告无愧,而天何遽殒其生哉!
卒于宣统辛亥闰六月二十六日,距生于道光庚戌九月初六日,寿六十有二。以民国十三年甲子三月二十日,葬于禹州之八里冈新阡。因公生时爱禹州风俗敦朴,久侨寓故。
公曾祖讳址,邑庠生,祖讳传锦,道光壬午科副举人,考讳啟琛,邑庠生,以公官赠三代通议大夫。娶蔡氏,为雨田长姊,封淑人。子二:长宝焘,毕业拔贡,法部主事;次宝鳌,毕业优贡。女一,适康煜曾孙,二女孙三。(此处洪友义先生发短信告诉我: 

离开祖籍是在1853年,勤国公是时任山东巡抚张曜的谥号,曾祖上书得罪的王某是藩司不是巡抚,(生有一女),是我的姑奶奶,嫁给康煜曾,下面写的是“孙二女孙三“。我对古文的知识知之很少,用标点断文可能无法表达原意,以上供你参考吧。)


公,颀身硕貌,洒奕照人,性仁笃,能分资济戚旧。工诗,凡读书有得及感于时事,辄託诗歌以见志,著有《淡轩诗草》。雨田与公交最久,情亦最洽,而见有不同者又未尝不反复辨难,互相砥砺,公亦屈己以从,不以故见自囿。吁!公既殁矣,幽明永隔,抚今思昔,有不知涕之何从者!勉为公誌且系之铭曰:
公才磐磐,惟古之良,明能恢恢,何用不臧? 初游于鲁,继仕于梁。有智而方,有项而强, 譬彼骐袅,得驰康庄。何其枳棘,
竟困凤凰!月虚非減,镜磨愈光。良木之萎,讵为肃霜?南望故
里,云水茫茫。魑魅腾趡,道阻且长。归未得兮公莫伤!生所官兮殁不忘!奠公灵兮箕山沕, 豫民戴恩而拜公墓兮,万万世荐馨香!(本翻译为济南梁金惠)

译文

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 济南梁金惠

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清朝已故通议大夫商丘县长洪公墓志铭

               历城县蔡雨田撰文    铜山县张伯英书丹     汉阳田文烈篆书碑额

洪公名讳之霖,字叔雨。浙江鄞县人。一八六二年,太平天国义军攻陷宁波,随他的父亲启琛避难于山东。(那时)家里仅有四面墙壁,存粮不过百斤,母亲黄氏又去世。依赖祖母顾氏,养育教导,才得以成人立业。

然而公(即洪之霖,后皆以“洪公”译)又有病,家庭生活艰难困苦,就放弃了学业不再应试科举,转而习练“钱粮师爷”的实用文化(猜想当时的“习钱粮”犹如“学徒”,初学可以挣点小钱,出师后即为“师爷”),一时成名。有个叫张勤果的官员,器重洪公的才华,写信(打报告)向上司引荐,兼任协助河防局事务。洪公尽力克服职务中的艰难,挤出河防事务多余的时间(精力),更是辅助官员士绅筹集赈灾物资。安抚成全活命者无法计算,评议等级功劳给予县令,推荐上任于河南省。这时的洪公已经四十岁了,刚刚当官,得到的工资很少,即使在河南的家人,吃饭穿衣还要思虑能否接济下来。然而继母范夫人还没有迎接到河南任所供养,而洪公自己亲身克俭节约,向(继母)邮寄钱物美食必然是及时、厚重,从没有一时的间断或缺少。

鹿邑是河南省的一个险要县治,与安徽山东接境,县里的名胜、寺庙、道观多为强盗隐身聚集的地方。洪公极其(至)洞察(烛)其中的奸恶,同时(并)逮捕和尚、道士及强盗,一次审讯即便制服。洪公名声显著于河南,实在从这时开始。

(又)经历了祥符、汤阴、商城、宝丰、襄城、鲁山等县制。所到之处(至)剪除奸恶贪吏(胥)、清理积压的冤狱、安抚贫民弱小,以宽大为怀治理所属;而对于业大富豪、宗室强大倚仗势力蔑视法律的人,惩罚他们从来没有一点宽纵(贳);更新古贤人祠堂庙宇,与官员共同在这里祭奠、怀念、学习、教育,使他们保持做人做官的良好形象。

主持商城县时,著述了《山蚕谱》;在宝丰县任上,撰写了《浅近语》,分发给乡里人们作为闲时缓慢(邪:通“徐”)的说劝,实在是为置家立业起到帮助作用。

称为十三太保的十三个人,都是鲁山县贼寇大盗的大头领(渠),洪公将其全部逮捕诛杀。鲁山的民众特别感激,后来洪公每从这里经过,从来没有一次不见(人们)拉住大车的车辕进行攀谈、眷恋之情依依不舍,期盼洪公再来这个县里做官。

一九零八年(己酉),洪公改任(除)商丘县令(宰:主宰)。第二年,长江以北发生水患,灾害延绵千里,商丘因此也歉收,然而上级勘察认为没有形成灾害,不能得到赈灾抚恤。洪公不得已,于是(爰。因以下铭文损四字,以下为推测)恳请上级,将官道还容易修复施工的,情愿出民夫,以工换赈。河南省巡抚王某某不肯(靳)答应洪公请求,这个倡议就(遂)被废止(革)。没多久,十几天(自子至亥一周十二日为“浃辰”)的连阴雨造成涝(潦)灾,米的价钱急剧上涨,嗷嗷待哺的惨叫声如同鸿雁的悲鸣,路上的死尸相互接连。洪公于是第三次恳切申请,用词益加亲切直接,王某深感惭愧转而发怒,因而设计讥讽(刾)洪公,降()两级。洪公因此致病泄气而亡。因为民众请命而降级(左迁),洪公可以告诉世人无愧于心,然而苍天为何匆忙间()了结()他的生命呢?!

(洪公)病逝于一九一一年闰六月二十六日,距离出生之一八五零年九月初六日,享寿六十二岁。于一九二四年三月二十日,埋葬在禹州的八里岗新选墓地(新阡)。因为洪公活着时热爱禹州风俗敦厚朴实,在这里侨居久了故在此安家落户。

洪公的老爷爷名讳洪址,县级生员(亦或秀才);爷爷名讳洪传锦,一八二二年道光科副举人(省级考试);父亲名讳启琛,县级生员,均已洪公的官位赠三代通议大夫(清官名)。娶妻蔡氏,是我的大姐,封为淑人。生有两个儿子:长子叫宝焘,毕业以后被朝廷选拔为国子监生员,任法部主事(清官名);次子名叫宝鳌,为毕业由地方贡入国子监的生员(优贡)。生有一女,嫁给康煜的曾孙,育有两女三个孙子(外孙?)

洪公,身材修长()相貌魁伟(硕:原意头大,意大),潇洒奕奕、神采照人,性格仁厚实在,能够拿出钱来接济亲戚古旧。对诗有研究,凡是读书有了体会收获以及有感慨于当时发生的事情,总是寄托诗歌以表现个人的志向、情感,著作有《淡轩诗草》。雨田(我)与洪公交往最久,情谊也最融洽。但在有所不同见解的时候也不曾(未尝)不反复辨别其中的难点,互相激励锻炼,洪公也能放弃自己的观点以服从别人,不会固执己见而局限(囿)自己。唉呀!洪公既然辞世了,阴、阳两间永远隔断,看看现在想想过去,真不知道眼中的泪水怎么就流了出来!勉强为洪公作此祭文(誌)且续以下词赋:

洪公的真才实学啊唯有古代的贤良可比,您的洞察明辨能力呀,用在何处不是好(的?年纪轻轻就来到了山东,继而任官职于河南。有智慧又善于应用办法,有志气而不屈不挠。您犹如骏马得以奔驰在康庄大道上,为什么偏偏遇到小人(枳棘,有刺之木,喻谗佞也),竟然困住了凤凰!虽然月初但不减您的明亮,就像铜镜越磨越光。优良的树木枯萎了,岂知源自严酷的冷霜?向南遥望老家(原籍),相隔着茫茫的河水云雾,鬼怪坏人奔跑跳跃,阻碍着长远的回家道路,没能归葬于老家您不要悲伤!生前为官呀死后也不能忘!祭奠您的灵魂啊箕山都隐没了,河南的民众为感谢您的恩德来拜祭您的坟墓啊,万万年进献祭品,鲜花馨香!

 

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 听洪公讲家史

……祖父讳之霖,字叔雨。十四岁前,从一位姓靳的老师读书。他十分颖悟,为师所爱。……读书至十七岁,改去投师学幕。(当时江浙贫苦士子为了谋生,学习刑名钱谷律例,应聘各县做幕,实糊口,社会上称之为绍兴师爷)。祖父是有才干的,一时称为名幕。后被山东巡抚张跃聘入省衙,宾主相待。经何二保案,以知县分发河南。历任祥符、商城、汤阴、宝丰、鲁山等县,均有善政,为民爱。,最后任归德府商邱县,因本县灾荒,为民请帐,词益切直,开罪藩司王某,被弹劾,不久病逝。生前爱禹州风俗淳朴,侨宜该地,遂入禹籍。

祖父服官以清,慎勤自律,而持之以公,与当地人民感情深厚。离职后,每遇归治,乡民父老往往迎送数十里。在宝丰曾编《浅近语》刊印传诵。我犹记前一段为:“人生天地间,孝娣最为先,父母养你大,心血苦熬煎。儿大爷娘老,孝养能几年;你不知孝养,难望子孙贤。循环是天道,葫芦依样传。兄弟本一体,同气更连枝,唇亡齿寒冷,骨肉生别离……”。

记得我七岁时,河南匪首白狼,(据说本名白郎斋,人呼为“白狼”)于夏历五月十一日夜间破禹州,在城内盘绕三夜两昼,唯我家所住之对山巷,并无一人进入。事后传闻:白狼进城之前,曾下令不许枉杀奸淫。贼名中多鲁山,宝丰县人,相约“洪住处,不得骚扰”,因而免难。时有叶官,(广西人,子名月波,与我父友善)因在某县任中,误办衙役,此人在白处充小头目,入城前,报明白狼,许其报仇。乃与叶之邻居家,将叶搜绑归家,壳敲数其过,开膛致死。当未搜得叶时,并未辱及妻女,亦可谓“盗亦有道”了。

祖父在鲁山时,因当地养柘蚕者较多,曾编《山蚕谱》,传之乡民,故“鲁山绸”为该县名产,民多利之。

祖父十七岁辍学习幕,识字仅三千余,后经随时读书,增至七八千字,最喜吟咏,著有《淡轩拾草》诗词数百首。从做幕之初至任知县,随时随地,多以诗歌记之,惜此历史作品,已于十年动乱中毁失。

祖父尤工书法,珠圆玉润,极为名贵。仅存之对联文为:“心经原许调鹦鹉,仙字何妨饱蠡鱼 ”与我父书联:“慧剑磨珑三尺铁,心源涵养十分春”同时毁失。尤记祖父诗有:“草莽夜相惊,书生意不平,挑灯筹战策,入梦练乡兵 ,血愿军前染,心羞城下盟,请缨饶壮志,亲老敢轻生”。又登汇波楼诗:“不尽苍茫意,来登百尺楼,青峰天外落,红日水边浮,云树增离绪,湖山忆归游……晚年七律句有:“谁将国事当家事,直把官场做戏场”。亦可见其不合时宜之牢骚,后竟以直言罢官。

祖父墓葬于禹县,并有洛口举人蔡雨田为做墓志铭,汉阳田文烈篆额,彭城张伯英书丹,与祖母墓志铭-----新城王树楠撰,张伯英书同埋墓中,何绍基之子何维朴所书碑文则未刻之。

祖父少年因贫晚婚,至三十二岁始与祖母蔡夫人结婚,而祖母亦以选婿要求略严,嫁时已二十有六,在旧社会中同属罕见之举。

祖母为泺口书香人家之女,(弟蔡雨田字霖卿与子巨源字慕涛同为举人,人呼为蔡举人家)因慕祖父才高,双手善书,而允婚,祖母读书能粗通大意,相夫教子,孝慈备至。一生勤俭,至老不易其操。常听人说:我祖在商城任上,该县习俗,每逢元宵前后,县衙开放。农村妇女可以自由出入县衙。名为‘看太太’,一般人的心目中总认为,太太一定像戏台上的夫人那样绫罗衣裙,满头珠翠,丫鬟仆妇环绕左右。但到内院,只见一中年夫人,身着蓝粗布衫,坐在台阶旁正洗衣服,别人告诉她,这就是县官太太,她们几乎不信,走到面前,祖母站起来,迎入房中待茶,才信真有这样的太太。…………

我们学习无论学什么,能找到一位德高望重的老师是最幸运的。反之则算倒霉了。因为时间不等人,碰上一位云里雾里的、一位嘴上没把门的、一位棺材里伸手的、一位道德失准的等等,人有几多岁月可磨呢?三晃两晃,自己学的什么也云遮雾障了。

洪公育人,总给你一种亲切感,无论讲拳、讲往事、讲家史,都能吸引你有兴趣的听。我给学生常讲洪公的事:他语速较慢,没有多余无用的话,记录下来即为文章。我有些太极拳理论及洪公家事、家史都是这样有心记录的,有不明白的、没听清的我会再问再记。

上面的家史很多人听过,但记录者甚少,我喜欢记录(当然也看谁讲),我在前一篇说过:历史就是在嘀嗒声中形成的,历史不可再生。希望大家都做有心人。

以把洪公讲的家史登载出来是为曾看过某某网站与著作,有的没的乱编(包括他学太极拳及洪公的某些故事编的没谱)。我们知道就说知道,不知道也不要装知道,这才是为人之道。

 

  评论这张
 
阅读(3465)| 评论(50)
推荐 转载

历史上的今天

在LOFTER的更多文章

评论

<#--最新日志,群博日志--> <#--推荐日志--> <#--引用记录--> <#--博主推荐--> <#--随机阅读--> <#--首页推荐--> <#--历史上的今天--> <#--被推荐日志--> <#--上一篇,下一篇--> <#-- 热度 --> <#-- 网易新闻广告 --> <#--右边模块结构--> <#--评论模块结构--> <#--引用模块结构--> <#--博主发起的投票-->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
页脚

网易公司版权所有 ©1997-2017